万钢从五个方面介绍了近年中国科技工作的进展和成就:

说到底,就是信用周期和管制周期共振出现了“放水”。